“中坦友好纪实”有奖征文优秀作品选登之七——《我在桑岛的友谊岁月》
李广强,桑给巴尔广播孔子课堂中方负责人和汉语教师
2019/08/27

  桑给()巴尔,一个在世界地图上几乎找不到的东非小岛,甚至很多人对它的名字读音都不清楚。它与坦桑大陆隔海相望,最近距离只有36公里。面积有2600多平方公里,由温古迦岛、奔巴岛和20余个小岛组成。人口有130万,其中98%为穆斯林。

  但就是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岛却与中国有着很深的渊源。中国古书记载,北宋年间中国与桑给巴尔就有往来。20世纪民族独立运动兴起后,桑给巴尔于1963年12月10日宣布独立,第二天就与中国建交,中国也是第一个与桑给巴尔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1965年中国开始向桑给巴尔派遣医疗队,至今半个多世纪不曾中断。岛上还有一座中国援建的“毛泽东体育馆”,在当地人心目中,它和中国在非洲大陆援建的“坦赞铁路”一样有名。

  我与非洲的故事就是从这个美丽海岛开始的。2017年9月,我外派到桑给巴尔广播孔子课堂工作,担任中方负责人和汉语教师。拉希德(Rashid)是我们孔子课堂合作院校桑给巴尔新闻学院的执行院长,也是我的外方工作搭档。我刚到孔子课堂工作时,拉希德经常问我工作和生活中有什么需要,他会尽力提供帮助。他说希望我在桑岛工作生活就像在家一样舒服,就像他们当地歌里唱得那样“Zanzibar, Hakuna Matata”(桑给巴尔,一切都好)。

  后来熟悉工作后我发现,我们的汉语课有的安排在下午,这时候学生上课精力不佳。而且学生都是穆斯林,下午需要祷告,影响教学效果。我和拉希德沟通了这个情况,希望将汉语课都安排在上午。拉希德很爽快的答应了。他告诉我说:李,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到桑给巴尔来旅游,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到桑给巴尔来投资。如果我们的学生能说好汉语,就有更多的工作机会更高的工作收入,我们会全力支持孔子课堂的汉语教学工作。

   

2018年5月,我和拉希德在莫桑比克参加非洲孔子学院联席会议

  随着工作的深入交流的增多,我和拉希德也越来越熟悉,建立起深厚的友谊。我们不光是工作上的好搭档,还是生活中的好朋友。拉希德会邀请我参加他家庭的一些重大活动,我也会把女儿的衣服送给他的小女儿穿。每当我们孔子课堂举办文化活动,我们都把孩子带到学校,我女儿和他的孩子们一起在校园里尽情地奔跑玩耍,场面特别温馨。拉希德说希望将来把孩子送到中国去留学,我说到时候一定邀请他的孩子们到我家里做客。

  

2018年2月,我女儿和拉希德女儿一起参加孔子课堂春节文化活动

  不光是在孔子课堂,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无时无刻不感受到桑给巴尔人民的热情好客和中非之间的深厚友谊。我每天去达达加尼菜市场买菜,菜摊的老板经常会额外再给我加几个秋葵添两根黄瓜,对我说“China, Rafiki”。朋友来桑岛游玩,我帮他们找过几次出租车,因此和码头附近的司机逐渐熟悉。后来每次我路过码头他们都远远的叫我的斯语名字“Simba”,就像老朋友一样亲切。在桑岛生活的每一天,一个友好的目光一个热情的招呼都让我感受到温暖,这种真诚的关爱和友谊是超越国家、民族、宗教和肤色差异的。

  

2018年5月,我带学生到大使馆参加大使奖学金颁奖仪式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我走在石头城的大街小巷上,经常碰到当地老百姓和我打招呼:“你好”,有的还说“Chairman Mao”“President Xi”,听上去那么亲切。而且我发现越是上岁数的人对中国越是友好,他们喜欢和我聊毛主席和他们的卡鲁梅总统的故事,给我一种亲戚拉家常感觉。我经常想,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仍然无私的援助非洲。患难见真情,中国也因此与非洲很多国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今天我们不光要继承传递这份友谊,还要努力注入新的内涵和活力,让这份弥足珍贵的友谊代代相传。习近平主席前几天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上说:今日之中国,不仅是中国之中国,而且是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未来之中国,必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以更有活力的文明成就贡献世界。我想,每一个走出国门的中国人,无论是工作还是旅行,都是中国的名片,都要做好中国形象代言人,都要做好中外友谊使者,这就是对“世界之中国”的最大贡献和最好注脚。

EndFragment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