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坦友好纪实”有奖征文优秀作品选登之九——《选择了中土,我和你一同坚守——写在五四青年节的回忆》
石磊 中土东非公司
2019/08/29

  1919年5月4日,平地一声惊雷劈开了旧中国的如磐铁幕,唤醒了知识青年的灵魂,揭开了旧中国反帝反封建的序幕,从此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用青春的朝气一步步走向了伟大的民族复兴。在100年后的今天,习近平总书记向当代青年发出了新的动员—“积极拥抱新时代、奋进新时代,让青春在为祖国、为人民、为民族、为人类的奉献中焕发出更加绚丽的光彩”!在新时代的号角下,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去年六月,由于工作的需要,我被从安逸的国内岗位调入到了坦桑尼亚中土东非公司,从事海外工作。作为第一次踏出国门的我,我对大千世界充满好奇。到处都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肤色,陌生的语言,这让我对工作也充满了激情与渴望,我渴望用我的能力和知识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搏击。但是好景不长,当时光慢慢的将新鲜感和好奇心褪去时,占据我内心更多的是对祖国和家人的思念。这种思念是在国内无法感觉到的,甚至在朋友圈中翻到天安门广场的小视频,听到《歌唱祖国》的音乐时我会热泪盈眶。睡觉前更多的时间是翻看家人的聊天记录,看看家乡发生了什么变化,以此寄托我的思乡之情。随着这种情感愈演愈烈,我开始怀疑我当初选择来到海外的决定是否正确,我盘算着距离回国休假还有多长时间,开始了漫长的倒计时。

  在工作中,我逐步接触到了坦赞铁路,接触到了中国专家公墓。在一次次厚重的祭扫仪式中我开始熟悉专家公墓里的一草一木,在一次偶然的活动中我们还踏上了坦赞铁路列车,跟随着先辈的足迹,感受他们上个世纪的伟大成就。在领导和同事的讲解中我发现,坦赞铁路的历史和精神并不向我们在课本上接触的那样简单,他不仅代表着中非的友谊,更是寄托着一种血浓于水的伟大的革命斗争精神,在修建坦赞铁路过程中发生的一件件小故事,一个个鲜为人知的人物都值得我们学习,这样一条蜿蜒盘旋在东非大草原,跨越东非大裂谷的铁路象征着一个时代的丰碑。我深思究竟是什么力量能驱使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去挑战这些不可能,直到我聆听了金成威的故事。

  

  金成威同志是援建坦赞铁路项目施工中的一名推土机司机,在援建坦赞铁路时,他毅然决然的报名参加了援助任务。在那个年代中,能肩负着祖国援建坦赞铁路修建的任务奔赴海外,是一件无比骄傲和自豪的事情,年轻的他就这样远赴非洲。在熟悉了日常的工作后,他利用自身的特长当上了一名推土机司机,在他们那个工地里,他应该算年纪最小的司机了。由于身体比较单薄,再加上国外施工环境比较恶劣,所以他经常生病,而瘦弱的他有时也会被同事戏谑为——小萝卜头。1973年2月19日,天气阴沉沉的,枝头上的乌鸦蜷缩着瑟瑟发抖,空气中弥漫着烦躁的气息,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金成威向往常一样检查好他的推土机,驱车前往了工地。在施工过程中,他遇到了地势严重不平的施工地段,但该地段在整个施工作业中又具有重要作用,于是他鼓足勇气继续作业,但由于倾角较大,他在施工中不慎造成驾驶的推铲机发生翻车,金成威同志当场牺牲,年仅22岁。

  故事听到这里,我汗颜了。金成威同志能于艰难开局,书盛世华章,用青春的热血将中华儿女的朝气传播到八千多公里之外的坦桑尼亚,用青春之我创建了青春之人类,在历史与现实的回响中,用他不变的信念和志向,将五四精神的火炬高擎,照亮了民族和国家的未来。这种大无畏的、不怕牺牲、砥砺奋进的精神同样也铸就了伟大的坦赞铁路精神的丰碑。而我在刚刚奔赴海外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被家长里短、儿女情长的琐事而牵绊,以思家国之名为懈怠工作之实,没有继承我身边这些英雄烈士的光荣传统,虽身材高大,但在精神上才是真正的“小萝卜头”,实在枉为当代青春中国之青年。

  立志而圣者圣矣,立志而贤则贤矣。年仅22岁的他在困难面前没有退缩,没有放弃,用他奋进的精神描绘了他青春最亮丽的底色,他的青春已融入到了民族的血液,定格了青春最美的表情。正是因为有无数普通人的芳华,才汇成了这个时代的精彩。在这样的精神鼓舞下,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同他一样坚守在这里,将他的精神永远的传承下来呢?或许岁月可以让人白头,但是精神永远朝气蓬勃。奋斗的青春永续,是因为不变的砥砺前行,在祖国万里之外长空放飞青春梦想,让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奋进中梦想成真,凝聚中土人青春的力量,当风雨中的铁骨,当攻坚时的先锋,韶光不负,青春不老。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