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友清大使接受《金融时报》采访实录
2013/08/28
 

    

   

   2013年8月27日,驻坦桑尼亚大使吕友清在使馆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驻非洲记者凯特琳娜的采访,访答全文如下:
  
        问:请您评价一下坦宏观经济的表现。坦近年经济增长率保持在7%左右,但很多企业家说坦经济实际增长率应该在14%,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坦经济近年表现很抢眼。我读过渣打银行的一份报告,提出"7% Club“这一概念,坦就位列其中。我认为坦的发展趋势可以保持下去,原因有五点:第一,坦政治社会稳定,为经济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坦很好地处理了三方面关系,即部族关系、宗教关系和政党关系。坦民众对国家认同度很高,各部族和睦往来,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和平共处,政党互动也比较理性、克制、守法。第二,坦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丰富,为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坦拥有94.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其中4400万公顷为可耕地,3350万公顷为林地,还有6.4万平方公里的领海和22.3万平方公里的海上专属经济区;在已探明资源中,有200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50亿吨煤和丰富的金、镍、铜、铀矿等。坦阳光和降水充足,农业发展条件好。总体地势西高东低,动植物种类多样,各类产品丰富,适合了不同市场需求。坦全国人口4493万,其中30岁以下年轻人占总人口的70.5%,坦教育普及率和水平也在不断提高,为国家发展提供了充足劳动力。第三,坦制定了2025远景规划、五年计划等明确的国家发展战略,明确了农业、基础设施等优先发展领域。坦民众对政府满意度在70%以上,政府的政策能得到贯彻落实,有利于国家集中有限资源支持优先领域发展。中国有句话“要致富,先修路”,坦政府也确实将大量资金投入了基础设施建设。基奎特总统的7年任期中,新修柏油路14000公里。坦还建成了连接东非邻国和世界的光纤骨干网,改善了通讯环境,为经济快速发展创造了条件。第四,坦广泛参与国际事务,积极为本国争取援助和投资。坦充分利用自身条件,抓住全球产业转移的契机,加大吸引外国投资,帮助本国产品开拓海外市场。2011年坦成为东非五国中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2012年排名第二,但我预测今年坦应该能重登榜首。坦政府制定了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重视听取国际组织意见,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不断进行政策完善和修正。坦总统和总理常常亲自参与招商引资,每当有大投资者来坦考察,他们都会亲自接见。第五,在全球经济复苏的背景下,坦农业、矿业等优势产业发展前景看好。
       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坦经济还面临一些挑战:第一,坦经济还只是在低水平基础上的增长。2012年坦GDP总额仅为280 亿美元,人均GDP622美元,经济整体抗风险能力低,自身积累和自我发展能力弱。第二,坦尚未能把人口数量优势变为质量优势,实现国家工业化所需要的各类技术和管理人才缺乏。第三,坦经济发展不平衡,7%的GDP增长主要依靠基础设施和矿业发展,农业和农村地区发展缓慢。第四,坦基础设施仍然还很薄弱,不能满足国家工业化和经济持续发展的要求。以电力为例,目前坦全国发电装机容量为140万千瓦,其中一半靠水电,一半靠进口柴油发电,成本高昂。缺乏稳定、可靠和廉价的电力,坦工业化就不可能实现。第五,坦还面临“三高”问题,即高失业率、高通胀率和高负债率,贫困人口众多。我相信坦政府能妥善解决上述问题,发挥自身的比较优势,实现坦经济可持续发展。

  问:您刚提到坦政府乐于听取各方意见修正政策,能举个例子吗?
       答:2011年有区域组织发布报告称,坦投资环境存在问题。基奎特总统当即指示总理平达召开政府会议,要求对照报告一一进行整改。
       2011年4月,当时的世行副行长林毅夫先生访坦,向基奎特总统介绍说,中国在埃塞俄比亚投资的一个制鞋厂为当地创造了2000个就业,其产品出口欧美市场。基奎特总统对此兴趣浓厚,一再要我介绍此类中国企业来坦投资。经我介绍,现在已有一家中国制衣厂在坦设厂运营,首期投资500万美元,招收当地工人1000余人。现正在计划二期工程,再投资1000万美元,创造5000个就业机会。基奎特总统对此项目非常支持,近期还将安排去视察。我也欢迎记者女士去现场采访。在农业领域,中国企业在达市附近设立了蜂蜜加工厂,总投资200万美元。加工厂已于今年4月建成,每天可生产3吨蜂蜜。这些投资充分利用了当地闲置资源,帮助农民实现了创收,也得到坦政府的大力支持。
       另外,就驻坦多国大使关心的政府效率低下问题,我也找坦方谈过。我对他们讲“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现在这句话已传遍坦政府各个部门,坦工贸部长不久前还公开引用了这句话。坦全社会都十分重视吸引外资,甚至议会都邀请坦投资中心为议员举办培训班,议员们在通过辩论为各自选区争取权益的同时,也开始为各自选区吸引外来投资,这有助于通过多渠道争取资金和实现发展。

        问:据我了解,IMF对坦主权债务水平表示担忧,坦正在计划发行欧元债券,不知中坦是否就发行类似债券进行过沟通?中方是否愿通过开放的金融市场向坦提供融资?在坦商业贷款中,有多少来自中国?
        答:发行欧元债券是个好的渠道,我祝坦政府发行成功。目前中方没有类似计划。迄今为止,只有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参与了由瑞信银行牵头的银团贷款。在5.73亿美元的总债额中,中方只占不到2亿美元,数额很小。
       中国向坦提供的主要是优惠贷款,用于特定投资对象和重点项目。同时,中方更鼓励企业直接投资,因为这将帮助坦政府控制债务水平。从理论上说,外资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外来直接投资(FDI),一种是借债,包括贷款、债券等。债务的好坏不是以债务总额评定的,而是要看这笔资金投向的产业是否具有较高的投入产出比,如果产出大于投入,那它就是有益的负债。再有,资金投向基础设施领域将为其他行业发展创造条件,从长远看这样的负债也是有好处的。但在我看来,就坦桑而言,直接投资比负债要好得多,我一向建议坦政府在基础设施项目中使用贷款,在生产性项目上使用外来直接投资。

       问:请您介绍一下姆特瓦拉-达累斯萨拉姆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情况。
       答:这是坦方一直都在推动的重要项目,目的是为南部产出的天然气找到市场。相信你也清楚,现在全球不缺天然气资源,缺的是天然气市场。资源必须找到市场才能实现价值。管道项目对坦发展意义重大,其主要原因如下:首先,达市有500万人口,是全国的经济中心和最大的能源市场。其次,使用天然气作为燃料将减少木炭消耗,减少森林砍伐,保护生态环境。第三,达市是坦重要的工业基地,需要稳定廉价可靠的电力。天然气管道开通后,使用天然气发电将使成本降低2/3,稳定的电力也加速坦的工业化。第四,天然气管道也是东共体互联互通和实现一体化的项目,天然气可从达市进一步输往东共体内陆邻国,使整个东共体都从中受益。

       问:有人批评说天然气管道项目造价太高,您怎么看?
       答:我本人并未看过项目的商业合同,因为这是企业行为。但我想澄清的是这个造价不是由中国公司定的,而是由第三方的外国公司做出的。在此项目中,工程监理、价格审定都是由南非、英国等的公司负责。最初坦桑想要实施该项目时,所有的外国公司都因项目工程量大、技术复杂、利润率低不愿接手,后来中方才决定参与。所有针对项目造价的批评都是无中生有,是在误导坦桑人民和不负责任的。
       说到这里,我还想谈一下坦赞铁路。上世纪60年代,新独立的赞比亚遭遇殖民封锁,生活等物资甚至需要从达市空运至卢萨卡,新生独立政权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修建连接两国的铁路或公路成为必需。尼雷尔和卡翁达为此四处求助,1963年尼雷尔访美时向美国政府提出了援建坦赞铁路的请求,美国也的确派出了专家来坦考察,但结果表示工程难度大、无法修建,其他西方国家和苏联以及世行等国际组织也拒绝了坦方请求。1965年尼雷尔访华时试探性地向中国政府提出援建请求。根据资料,尼雷尔当时心情非常忐忑,因为他知道当时中国人均GDP不足100美元,全国外汇储备仅有1.66亿美元。但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立刻答允。当中国开始进行项目前期勘探设计时,西方却指责中国技术落后,表示他们愿意援建坦赞铁路。坦政府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尼雷尔将此情况告诉了周恩来总理,周总理表示中方欢迎西方为坦修建铁路。但西方对尼雷尔的请求再次断然拒绝。在此情况下,中方先后派出5万多名技术和工程人员,运送各类物资100多万吨,其中包括大米、蔬菜、设备等,甚至每颗螺丝钉都从中国运来。在铁路修建过程中条件十分艰苦,工人没有蔬菜吃,只好去山上挖野菜。赞比亚驻坦高专的母亲当年就是中国工人的厨师,她亲口告诉我中国工人去挖野菜过程中被毒蛇咬伤,医治无效死亡。实际上中国为此牺牲的烈士人数无法完全统计,至今埋在达市中国专家公墓里的烈士就有69人,我建议你可以去那里看看,也希望通过你把这个故事讲给更多的读者。
       我讲坦赞铁路的故事是要说明,中国为坦桑发展作出了巨大牺牲和贡献,中坦友谊是无私、真诚的,是用鲜血和生命凝结而成。在我看来,天然气管道项目就是“新时期的坦赞铁路”,但我不希望这一项目遭遇坦赞铁路所经历的曲折。现在有人批评天然气管道项目,是因为虽然坦和东共体总体受益,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从中得到好处,特别是一些掌握“话语权”的企业和个人,难免他们对此项目不高兴。例如,进口柴油发电的供应商会不高兴,不愿见到坦政府赢得民心的人会不高兴,与坦有竞争关系的国家会不高兴,不希望中坦关系友好的国家也会不高兴。但我始终认为,做人要讲良心,各方应该抛开私利,共同帮助坦这一重债穷国实现发展。

       问:目前天然气管道项目进展如何?
       答:上个月第一船物资已运抵达市和姆特瓦拉港口,上周六我还陪同坦能矿部长穆亨戈驱车600公里考察了管道沿线,发现了管道项目的更多功能:第一,管道沿线为坦创造了大批就业机会。第二,坦国家石油公司向中方学到了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第三,工程严格遵守安全生产原则,传播了生命无价的理念。第四,促进了国际交流。这个项目的施工团队是个“小联合国”,来自中国、印尼、马来西亚、南非、英国的人员一起工作,进行了很好的交流沟通。第五,中石油公司在项目沿线帮当地居民打水井,使老百姓喝上安全清洁的饮用水。公司还向沿线村庄捐赠课本药品,并计划在项目结束后把工程人员使用的办公用房捐赠给当地,用作医院、学校、教堂和政府住房。这五点,连同之前讲过的四点,共九个方面的好处,实际上还有更多方面的好处。但“九”在阿拉伯数字中为最大,我就不再列举其他了。

  问:您能否谈谈巴加莫约港项目情况?
       答:坦有1000多公里的海岸线,有丰富的港口资源。巴加莫约港口建设条件很好,坦政府已规划多年。这个项目将互惠互利,不仅中国投资者得到回报,也将增加当地就业和带动经济发展。巴港建成后,将能停靠10万吨以上的货轮,成为东非地区拥有最大泊位的港口,坦也将成为东非地区的物流中心。
       由于项目总投资需要70-100亿美元,很多公司都下不了决心。我们邀请了中国招商局集团来坦,因为它具有建设港口的雄厚实力和丰富经验。项目进展顺利,去年7月招商局集团和坦政府正式开始谈判,9月签署了意向性合作协议,今年3月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之后双方还将就具体细节进一步协商。这一项目将不只是港口,还包括现代化的出口加工区和巴加莫约新城。这是个开放的商业项目,中方欢迎各方参与、合作开发。截至目前,世界银行、比利时、阿曼、英国驻坦使节都对我表达了所在组织或国家对该项目的兴趣,世行负责非洲事务的副行长还在北京专门与我进行了会谈。
       目前有三个部分正在进行:第一是招商局投资10亿美元的码头项目。第二是坦政府投资5亿美元的航道整治项目。该项目完成后回报很高,预计坦政府每年可收取2亿美元的管理费,相信各方都愿向坦提供这笔资金。第三是开发区规划,包括水、电、路、通讯等基础设施、工厂和管理设施等。此外,双方还在探讨达市到巴港的轻轨或公路项目。预计明年上半年将有巴港项目正式开工的消息,港口项目工期约为3年,整个项目完成将需要7-10年。

  问:中方是否有企业参与坦10月举行的海上油气区块招标?
       答:坦政府已发布招标信息,我们也已通告中国企业,鼓励他们来坦竞标。坦方对此表示欢迎,因为第一,中国企业的参与将把新技术引进坦桑,促进技术交流。第二,国际上把亚洲尤其是中国市场看做最大的天然气消费市场,中国企业参与坦天然气开发对坦生产的天然气销售将很有帮助。第三,中国油气公司与坦合作将促进技术转让,提高坦本土企业管理水平,培训相关人才,提高坦自主发展能力。

  此外,吕大使还应询介绍了中国的扶贫经验、中国为坦创造的就业机会等内容,表示中国愿与国际社会一道,真诚帮助坦实现发展和减贫,同时希望媒体对中坦合作予以客观报道。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