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卢沙野接受凤凰卫视记者采访实录
2013/04/12
 

  记者:过两天,习近平主席即将展开就任以来的首次出访,四个往访国中有三个是非洲国家,您如何看待习主席此次出访安排?此访凸显了中非关系在哪些方面的重要性?选择南非、坦桑尼亚和刚果(布)三国作为习主席首访往访国有何特殊考虑?

  卢司长:习近平主席把非洲作为他首次出访的往访地,虽然其中有一些客观因素,比如赴南非出席金砖国家第五次领导人会晤等,但同时我认为此访反映了中国外交的一贯原则,即加强同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合作。这是我们外交政策的基础,也是我们对外战略的主要方向。因此把非洲作为习主席首次出访的目的地是有必然性的,体现了中国对非洲的重视。

  关于选择这三个国家的考虑,南非就不用说了,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就在那里举行。南非是非洲很重要的国家,中国同南非关系也十分密切。坦桑尼亚和刚果(布)是中国传统友好国家,近年来同中国双边合作成果丰硕。从地域看,坦桑尼亚和刚果(布)一个处于东部非洲,一个处于中部非洲,一个是英语国家,一个是法语国家,具有一定代表性。虽然我们对所有非洲国家都十分重视,但是国家主席不可能通过一次访问把所有非洲国家都走到,所以选择这几个国家作为非洲国家的代表来体现中国对非洲的重视。

  记者:据您了解,习主席曾经几次出访非洲?习主席在南非国事访问过程中会有哪些亮点?中国是否会和这三个国家签署相关合作协议?

  卢司长:习主席担任国家副主席时,曾于201011月访问非洲,其中包括南非。他此前担任省领导时,也曾不止一次访问非洲。因此,我觉得习主席对非洲是比较了解的。

  这次习主席对南非的国事访问,虽然时间短但是活动还是十分紧凑的。习主席将同祖马总统进行会谈,还将会见莫特兰蒂副总统。两国领导人会晤的内容非常丰富和广泛,将签署很多协议,包括政治、经贸以及其他专业领域。至于亮点,我认为,习主席作为新当选的国家主席,首次出访就到南非,这本身就是亮点,一定会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习主席访问这三个非洲国家时,双边的政府和企业合作协议有很多。其中包括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人文交流等,涵盖的面非常广。中国会根据非洲国家的实际需要,同时结合自身的发展战略同非洲国家加强合作,尽我们所能帮助非洲国家实现产业升级和工业化。我想强调的是,中国不是无所不能的国家,我们也不能包打天下,不能把非洲的发展包下来。中国与非洲的合作只是所有国家与非洲合作的一部分。我们希望西方发达国家也承担起帮助非洲发展的历史和现实责任。

  记者:您认为非洲在中国外交战略中处于怎样的位置?过去几年非洲形势的变化,特别是西亚北非局势动荡,对于我们今后制定对非政策有怎样的影响?

  卢司长:我们常讲非洲是基础,在我们对外政策中起到基础性作用。但在某种情况下,非洲不仅是基础,也是我们的关键,是我们外交战略的首要。总之,非洲在我们对外战略中的重要性在上升,这种重要性体现在方方面面,从政治、经贸,到人文交流、软实力建设,中国都有大有可为之处。

  西亚北非政局动荡确实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在和平安全方面产生了很大影响,但我们总的认为,非洲局势总体上还是保持和平与稳定的。从历史上看,如今的非洲正处于历史上最稳定的时期,局部动荡并没有扩散蔓延,没有产生全局性影响,这就为非洲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再加上非洲国家和人民现在都有求和平、求稳定、求发展的愿望,如果有和平稳定的环境,他们的发展就有很好的条件。据国际机构统计,过去10年中,非洲国家经济增速达5%,高于世界经济平均增速,全球10GDP增长最快的国家有6个是非洲国家。未来10年,非洲经济增速将达到6%,全球20个发展最快的国家将有14个是非洲国家。国际上非常看好非洲发展形势,我也注意到现在西方媒体都在热捧非洲,非洲发展前景非常光明。新世纪以来,中非合作取得了很大成绩,虽然非洲和平安全局势对合作产生一定影响,但也正因为这一点,我们非常重视加强同非洲国家在和平安全方面的合作。我们加大了对非洲和平安全事务的参与力度,虽然我们做的还不是太多,因为我们缺乏相关经验,能力也有限,但今后我们会加大这方面的合作力度。

  记者:我们注意到,在这次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中,还特别增加了与非洲国家领导人对话的环节,您如何看待其中的意义?这样的对话形式是否只是一个开始,未来有怎样的构想?

  卢司长:这说明不仅发达国家注意到非洲光明的发展前景,金砖国家也注意到非洲的发展前景。金砖国家本身都是新兴市场国家,他们的诉求和非洲国家的诉求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因此,金砖国家同非洲国家开展合作有着很好的基础,从本质上说属于南南合作范畴。我认为,金砖国家加强同非洲国家的合作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对话会的形式是非常好的,比较灵活,可以说是金砖+X,这是一种新的模式。比如这一次是在非洲开,是金砖国家加非洲国家,也许下一次在其他洲召开,还可以金砖国家加其他地区国家。这说明金砖国家合作不是封闭的小圈子,而是开放的。金砖国家不仅通过合作促进彼此发展,而且通过彼此合作以及金砖国家同其他国家合作带动其他发展中国家发展。这是金砖机制发展的方向,也是金砖机制得以持续发展的条件。

  记者:金砖国家虽然发展很快,但各自存在不同的发展问题,同时每个发展中国家在各自发展中也都面临不同的问题,您如何看待金砖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合作的未来方向?

  卢司长:金砖国家机制是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对话平台,创立时间不长,存在一些问题是难免的。但是我觉得金砖国家有着求同存异的共识,努力通过淡化彼此差异来实现共同目标。金砖国家同非洲国家也有发展程度的落差,但是这种落差不应成为双方合作的障碍,相反应成为双方合作的需求,可以相互取长补短。也许在一段时间里,我们看不到双方合作的实际成果,但只要我们持续不断努力,肯定可以看到合作的成果,因为这种合作符合双方的利益。

  记者:美国、法国、英国等老牌西方发达国家在发展对非关系上也做了不少工作,在您看来,和这些国家的对非合作相比,非洲国家更重视哪种合作?中非合作未来发展方向是否会和现在有所不同?

  卢司长:西方发达国家和非洲的关系更为久远,其中的一些因素我们也都知道。从我同非洲国家打交道的经验来看,非洲国家是非常欢迎同中国的合作的。因为中国的到来为他们在国际合作中增加了选择,使他们有了同西方国家平起平坐、讨价还价的可能。同时,与中国的合作不仅提升了他们在国际上的地位,也提升了他们的产品,特别是自然资源的国际价格,使非洲国家获得更多实际利益。中非合作与西方国家对非合作最根本的区别是,中非合作更加务实,非洲能从同中国的合作中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比如中国在同非洲国家开展能源资源合作时,不仅开发,还帮助非洲国家建设上下游一体化的能源产业体系,这些是西方国家从不愿做的。西方国家仅仅从非洲拿走资源。另外,非洲国家在同中国的合作中感到放松,因为中国以平等的姿态对待他们,他们没有压力,没有低人一等的感觉。但在与西方的合作中,西方往往要以民主、人权等手段对他们施压,用各种手段,甚至包括军事手段干涉他们的内政。所以我感觉,非洲国家总体来说,如果不是更希望,但至少是很希望同中国开展合作的。虽然西方媒体宣扬非洲如何在文化、理念、政治制度、意识形态上与西方亲近,但是他们了解非洲人的内心吗?非洲人内心是怎么想的,我想西方人不一定知道。

  记者:现在大家看到比较多的是,中非合作大多集中在能源资源领域,那么下一步中非双方是否会有在其他领域开展合作的构想?

  卢司长:我们也认为中非经贸合作需要转型升级,不要停留在贸易、工程承包或者是资源开发领域。我们要根据非洲国家的需要,根据他们各自的经济发展战略以及非洲一体化战略来帮助非洲国家实现工业化。我曾经在很多场合说,非洲要实现发展必须要创造就业,想创造就业就要实现工业化。中国现在正是在这方面帮助非洲。比如,中国在很多非洲国家建设了经贸合作区,其目的就在于吸引中国投资去非洲建设制造业企业,帮助非洲国家创造就业,提升他们的产业。

  我发现,现在西方媒体突然对非洲关心起来了,出现了某种程度的非洲热。我也注意到西方媒体在赞扬非洲前景的同时总不忘攻击中国,其中一个论调就是中国造成了非洲的去工业化,或者说中国造成了非洲的欠发达状态。我觉得这种论调毫无根据。首先,按照西方的概念,去工业化指的是非洲产业衰落。但是非洲产业衰落不是始于中国加强同非洲合作,而是在此之前很久就有了。上世纪80年代,西方国家和国际金融机构在非洲推行经济结构调整计划,90年代在非洲推行经济私有化。从那以后,非洲工业产业逐步衰落。怎么衰落呢?他们把国有的工业生产企业、制造业企业私有化,由于这些企业效益不好,私有化之后就被关停了,所以非洲产业从那时开始萎缩。有西方舆论说是由于中国产品进入、形成竞争造成了非洲产业的衰落,但西方的研究机构成果表明,中国的产品和非洲产品的相似度很小,只有4%7%。因此,中国出口到非洲的产品冲击的不是非洲本地的产品,而是非洲从其他地区进口的产品。也就是说,如果中国的产品不进入非洲,其他国家的产品也照样要进来。如果中国产品退出非洲,所留下的市场空间也不会被非洲产品所占据,而是被其他国家进口产品所占据。因此,不能说中国产品的进入导致了非洲的去工业化,而恰恰是西方的政策导致了非洲的去工业化

  中国加强同非洲经贸合作,恰恰是帮助非洲实现工业化、提升自主发展能力。首先,中非合作的强项就是帮助非洲建造了很多基础设施。基础设施本身就是实现工业化的基础。第二,我刚才提到,中国帮助非洲建设了不少经贸合作区,吸引投资、建设制造业企业,这难道不是实现工业化的环节吗?第三,我们在苏丹、乍得、尼日尔等国开采石油,但同时我们也在这些国家铺设石油管道,建设炼油厂,帮助他们建成上下游一体化的石油工业体系。而西方国家过去在非洲开采石油,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比如,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产油国,但是该国的汽油、柴油等成品油仍需进口,自己没有能力生产。西方国家在非洲独立50年期间究竟为非洲做了什么?什么都没做。他们反过来指责中国,这是不公正的。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